牛宝体育

超不怕死!默片喜剧大咖卖座电影辱华 竟大方来台见影迷

频道:牛宝体育 日期:

喜剧片向来是最难超越文化隔阂、全球各地都同样热卖的一种片型,因为各国的笑点都不一样。但默片时期,由于不太需要对白,笑料反而力求放诸四海皆准,反倒是喜剧在世界各地最风靡观众的年代,从英国到美国发展、刮惊人旋风的,主演的影片就算在华人区,也是大受欢迎,常常卡上黄金热档。

民国时期的上海是华人区放映西片速度最快的大都会,卓别林这个电影观众耳熟能详的华文译名也就是上海片商的杰作,他早年主演的一堆搞笑短片,时常在各大游艺场、戏院放映,也成为票房保证。不朽经典“寻子遇仙”美国上演后同年秋天就来到上海,偏偏是在著名的综合性游乐场大楼“新世界”映演,新世界非常妙,第一次上片只放一半,隔年才正式推出完整版本,却因为合约之故,只映4天。

尽管如此,片中与卓别林有对手戏的天才童星贾克柯根竟然在上海一举成名,片商争相引进他主演的新片,而把他捧红的卓别林,自然更是卖座保证,新片绝对都是大档期的强打。“寻子遇仙”接下来好几年在上海一堆2、3轮戏院重映,直到有声片时期,还改换配乐重新推出,这时片名才加上了一个字,变成流传至今的“寻子遇仙记”。

早年上海的电影广告除了打上片商使用的华文译名外,有时还会加注原译名,像新世界放映“寻子遇仙”时曾提及片子又名“孤儿”,显然是较符合情节的直译。到了民国15年,曾首轮映演一堆默片经典之作的上海大戏院选排卓别林主演的淘金喜剧作为春节贺岁攻势,果然成功吸引众多观众花钱捧场,但广告上此片片名是非常符合年节气氛的“财运亨通”,较符合直译的“淘金记”反而字体较小、列在广告上的下方,仿佛副标的感觉。如果以一般惯例、外片首度在华人区上演的译名即为正式片名的话,卓别林这部经典应该要叫“财运亨通”才对。不过日后数度重演,院商都改用“淘金记”为名,“财运亨通”逐渐淡出人们的记忆。

卓别林堪称默片喜剧天王中最未被时代淘汰的佼佼者,哪怕电影进入有声时期后,一堆默片大牌都迅速过气,大家都被迫要拍有声影片,他却反其道而行,把“城市之光”仍拍成默片,因为情节动人、演出精彩,上映后叫好叫座,今日更成为众多大师导演与名人的心目中最爱的一部卓别林电影。上海的南京戏院在民国20年的4月底开始放映,未演已经先轰动,上片后也有很突出的反应。

和卓别林自娱娱人、还带著一点小人物的辛酸不太一样,另一位默片喜剧名家走冷面笑匠路线,几部著名代表作也先后在上海放映,片商将他译名为“裴斯开登”,他虽不如卓别林那般呼风唤雨,也还算在一堆默片喜丑中颇受华人观众欢迎,常有电影来华人区放映。他最受推崇的代表作“将军号”,当初在美国首演卖座并不如预期,他在票房表现上的不够稳定,也让他无法像卓别林那样喊水会结冻,日后更走下坡,尝尽人情冷暖 。今日他光凭“将军号”就足以继续被人崇拜、影史上永垂不朽,绝对是自己也猜不到的。

影史上的默片经典喜剧“将军号”,民国16年已来到上海,首轮的卡尔登影戏院推出时取名为“快活将军”,二轮戏院放映时则改名为“火车将军”,似乎都错把英文片名中“将军”当成一个人,其实“将军”是一整列火车的名字,因此现今通用的华文译名改回“将军号”,否则理论上此片正式中文片名应该使用首度上片时的“快活将军”才对。这部片在美国初上演不得观众欢心,上海放映的结果也没有特别大卖,有趣的是,民国初年各地战乱频仍,电影上映的速度当然有早晚,中华民国首都南京直到民国19年元旦才上映,虽比上海晚了两年多,却在中央日报刊登整版的广告,做出大片的气势。

巴斯特基顿与卓别林、堪称1920年代的默片3大天王,至今最不为观众熟悉、也没受到影评人宠爱的哈洛罗伊德,却是在美国票房表现最稳固的一位,时常凌驾卓别林与巴斯特基顿,当红时出尽风头,亦留下好几部传世经典。他惯常演出带著眼镜、纯真害羞的男孩,很具亲和力。他早年在默片短片演过名唤“罗克(Luke)”的男生,上海戏院就将罗克作为他的中文正式译名,从来没有使用过更接近他姓名音译的哈洛罗伊德。

哈洛罗伊德最著名的是结合特技动作和喜趣情境的表演,几部名作都是既搞笑又展现高超的身手,成龙深受其影响,甚至在“A计划”重演哈洛最经典的“抓住高楼钟面摇摇欲坠”的惊险场面。哈洛当年在电影里的这一段在美国造成大轰动,观众蜂涌进戏院,片子叫好叫座,上海的戏院当然不会放过,特别安排在双十国庆大档上映,片名却翻得很别出心裁,叫作“银汉红墙”。

先不说这电影是黑白默片、根本看不出颜色,再者“银汉”的意思是天空上像排成一条带子的星星,今日称之为“银河”,和影片情节扯不太上关系。虽然“银汉红墙”是个莫名其妙的片名,哈洛罗伊德的演出太惊人,上海的影迷也趋之若鹜,戏院大收旺场,下片时间一延再延。

在民国初年的上海,哈洛罗伊德的人气之旺、票房威力之强,完全不在卓别林之下,常常有过之而无不及,“罗克”在观众心目中就是最佳娱乐的保证,他的几部片包括演大学新鲜人的“球大王”、扮害羞小生的“怕难为情”等片都大赚其钱,让戏院老板笑得合不拢嘴。哪知随著默片慢慢走入历史,哈洛罗伊德也不得不把原本拍摄中的默片改为有声片,结果这部“不怕死”,描述旧金山华人区发生重案,白人男主角被卷入要调查案情,出现令华人观众看得非常不舒服的辱华桥段。左翼影人洪深作为观众,整部片没看完就忍受不了离席,还回到上映此片的大光明戏院发起抗议,遭到逮捕获释后,风波愈演愈烈,许多学生和民众配合响应,派人到上映这部片的另一家光陆戏院割破座椅、扰乱秩序,或是在大光明映厅内散布臭气,想让片子演不下去,最终片子提早下档,成为近代影史上第一部因“辱华”引发轩然大波的美国电影,大光明本是上海首屈一指的豪华戏院,也在此事后没多久就停业,数年后才又整修重开。

哈洛罗伊德第一部有声片在华人区搞得灰头土脸,美国卖座倒不错,却是他最后的风光,此后他也就一路走下坡,只又再主演了6部电影即息影。1960年代初期他将自己的著名默片经典片段重新集锦剪辑成“滑稽总汇”,为了安排亚洲上片事宜,走访了日本、香港等地,民国51年12月则来到台北,和媒体做了访问,才走下飞机、进了松山机场,就有老观众再问他“不怕死”这回事,他坦言当时已经向驻洛杉矶的华人领事道歉,开始对华人感到兴趣,因此也交了好几位华人朋友。

整整一年之后,哈洛罗伊德又来到台北,出席“滑稽总汇”记者会,会后也亲自到试映会观察媒体反应,最后则在国际戏院登台和观众见面。他当红时没有在上海或是其他中华民国大都会和观众碰面,倒是在台湾留下了这个纪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