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宝体育

台湾人看大陆》气吞云梦的大国情怀 - 两岸征文 - 言论

频道:牛宝体育 日期:

湖北,这个名字对台湾的学生来说,可能稍稍有些陌生,它显得太过年轻,对不熟悉近代史的人而言,它也不是那麽有知名度,但若说起这片千湖之地更古老的名字,想必大部分的人都听说过,甚至有像我这样,浸淫在中国文学之中的人,更是如雷贯耳。

■这里是云梦大泽

八月七日,天河机场就如所有中国的国际机场那样,门庭高广,客驿不绝,在经历了坠落式乱流后的一行人,惊魂未定的拖著行李迈出机场,武汉的热浪席卷过来,这座发展快速的都市,在我们的眼前,揭开了她古老又充满生命力的面纱。几年前我曾经到访过甘肃的兰州与宁夏的银川,马路的一边是稍显陈旧的街景,另一边便是黄土高原的土堆与丘漠,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武汉,却是座十分现代化的都市,一排排高楼竖起了都市丛林的基本面貌,高铁、大桥串联了千湖之城的血肉,已经竣工的街道与尚在施工的建筑充满了熙来攘往的人们,从大巴车的窗外流进视野的每一寸角落,都不时向我倾诉著,这座城市的生命,她的活力,以及她所努力的,想要挣脱的贫穷枷锁。

■生机盎然的武汉

浪起焚风江渚岸,

沾云万朵疑飞楼。

未见当时公瑾采,

横江铁索满连舟。

─《初到武昌》

八月八日,整个上午都困顿在拉车的疲惫之中,江汉平原的沃野千亩与烈日荷塘的新鲜感似乎正随著背后的武汉市渐渐流逝,正当我们在昏昏沉沉中看腻了乡间平房,忽然,景色一转,大巴车不知何时驶进了峡峦嶂谷之间,奔腾鼓噪的长江在我们的左手边顺流而下,江岸连著山峦而上,花岗岩质的山壁点缀著几丛绿荫,那岔之间,才第一次真正有了,我来到了中国的感受,我来到了长江,我来到了这条孕育了与中原文化相互辉映的楚文化的母亲河,那是我想像的长江,此时,就在我眼前,绵延流长。

楼叠百丈,峦绵千长,

龙流万里黄沙荡。

日恒悬,月娥光,

浪潮飞尽天云广,遥望坝前烟雨上。

昔,我辈儿郎。

今,我辈儿郎。

─《山坡羊,想三峡》

■夜里的长江滚滚翻腾

在参访三峡的旅程中,我们见识了垂直升船机,三峡大坝的雄伟散发著属于顶尖建筑的光芒,真如李白所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不消片刻,观光渡船已翻越了大坝,逆流而上一百多公尺,三峡风景豁然开朗。在中华鲟保育中心里,我看见了中国对珍稀动物生态保育的重视与成果,郁慕明主席亲笔题下了对中华鲟“长生”的祝福。在植物保育中心,我们植下一株需要数十年才能长成的红豆杉,期许在遥远的将来,她能为世界的医疗科技贡献力量。

在夜里的江岸,我们看著宣泄的江水滚滚东逝,在晨间的窗沿,一片氤氲游龙似的沾黏在江面之上,在黄陵庙,百年来的历史印刻记录著长江一次又一次的泛滥与凶猛,诸葛丞相的石碑静静躺在玻璃棺柩里,它斑驳而倔强的回放著那羽扇纶巾的背影,在屈原祠,三闾大夫那孤傲的眉眼望著他曾经的故土,时过境迁了两千多年,乐平里虽已淹没于江水,但《离骚》之悲怆,《天问》之愤慨,仍透过铜像的双眼,深邃,又意味深长的,抒发著那两千年之久的浓愁忧思。

虽然是出生在台湾的学子,但看著这大江东去浪滔尽,那深埋骨髓的中华血脉,仍不免生出那麽些许,去国怀乡之感。

蹈浪词章铸世尘,忧思故土渡江津。

扁舟潋艳千峰影,翠嶂蟠叠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