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宝体育

科学 × 植物 细细拆解自然的奥妙 - 生活 - 中时新闻网

频道:牛宝体育 日期:

平时从园艺的角度看待植物,考量的多半是外型漂不漂亮、好不好种,这一次,从台湾大学生态学与演进生物学研究所所长胡哲明的科学家视野出发,发现更多更深入的细节,在精细的科学绘图技巧下,看见自然生态最真实的模样。

胡哲明运用科学绘图记录自然物种的细节,并从中培养自己的观察力。(摄影/张晋瑞) 相对拍照,科学绘图所耗费的时间更长,却也能让现代人慢下心来观察周遭的步调。(摄影/张晋瑞)

科学绘图延长对植物的细节观察

置身国立台湾博物馆-南门馆的户外园区,胡哲明立刻相中眼前一排山黄栀,滔滔不绝地说起栀子花的有趣之处。开满一树的花朵,有的洁白似雪,也有的金黄如锦缎,凑近一闻,更有阵阵醉人清香,他说民众的观看程度,大都仅止于此,但如果多看一眼雌蕊上的花粉,还能进一步学习到栀子花的花粉在花苞阶段时就已沾黏在雌蕊表面上,是有别于一般植物的特点。“所以我透过学校、策展推广‘科学绘图’,最主要是希望让大家更仔细地观察植物。”他笑道,“看久了通常会发现问题,从问题再回头找资料,慢慢增加对植物的了解。”

胡哲明有感而发地说,数码相机和智慧型手机的普及,让拍照变成一个随时可发生的动作,“看见一朵美丽的花,顶多花五秒时间拍张照片就走了,往后也未必会再打开文件来看。”而所谓“科学绘图”,必须客观且清楚地将物件特征呈现出来,以植物来说,除了全株样貌,也要画出花瓣、果实等局部构造。“如果透过画图的方式来记录,落笔的同时,你会去思考叶子的形状大概是怎样、旁边的叶脉到底有几根。”相对于拍照来说,绘图要花半小时、甚至更久的时间来研究细节,正可以找回速食文化下,现代人极为缺乏的“观察力”。

追寻植物的历史脉络

认识植物的第一步,必也“正名”,胡哲明提到首要就是认识植物名称的正确性。有经过一定规画整理的大型公园或植物园,如二二八和平公园、大安森林公园和台北植物园,不仅物种丰富,解说牌大都会持续更新,很适合作为拉近市民和植物距离的学习场域。

科学绘图至今依旧是科学研究的重要工具之一,能够帮助研究人员深入理解物种。(摄影/张晋瑞) 科学绘图至今依旧是科学研究的重要工具之一,能够帮助研究人员深入理解物种。(摄影/张晋瑞)

此外,即便科学绘图是以自然探索为出发点的踏查,也可以从时代的纵深去细细探究,富含人文思维。“有些植物为什么当年会种在那里,也有些历史脉络可以追溯。”他兴致勃勃地说,比如摊开台北植物园自1921年成立的百年光谱来看,这里之所以有许多非台湾原生的大王椰子、亚历山大椰子等棕榈科植物,正是因为植物园当年肩负著外来品种的试验、培育等目的。又或是台大校园内的部分植物品种,也有一些是过去为了做本土植物研究而栽种。

温州公园旁每年4、5月之际都有一棵开满花的树,原是三十多年前台电员工为祈求电力建设顺利,误把加罗林鱼木当成菩提树种下,如今年年吸引许多人慕名而来,散步城南。走进温罗汀街区,除了探访名人故居,附近的锦安里民宅在日本时期曾是山林课员工宿舍,日籍技师将平地难得一见的台湾油杉从坪林山上移植于此,成为现今的“油杉社区”命名由来。

春天的台北满城飞花,在品种繁多的杜鹃花里头,最常见的是由两个日本品种杂交栽培的平户杜鹃,但胡哲明更希望大家多去看看珍稀的乌来杜鹃,“它是台湾特有种,原本生长于北势溪畔,翡翠水库竣工后淹没其生育地,而在野外灭绝。”而多生长于水岸边坡的风箱树,是台湾原生植物,野外数量濒危,只见于北部及东北部,也是台北盆地的特色物种之一。上述两者经过复育,如今在台北植物园和台大校园,都能欣赏到它们细致优雅的花姿。

一笔一画拉近与植物的距离

过去,胡哲明曾举办多场关于科学绘图的工作坊,吸引来自不同领域、对植物绘图有兴趣的人。他策画的“绘自然⸺博物画里的台湾”特展,在南门馆展至5 月30 日,展出国内外上百件珍贵的动植物图鉴手稿,胡哲明强调,即便到近代,科学绘图仍是科学纪录非常重要的工具,将植物长时间的发展浓缩在一张图里,能提供科学家许多精细的研究细节。展场中也以1852 年发表的台湾第一幅科学绘图“蓪草”为引,画说台湾植物绘图的沿革。

展览最后一区展出近代绘图家作品,暗藏胡哲明别具用心想传递的信息,“我不希望大家想到科学绘图,就只是一个从文艺复兴流传迄今的古老知识,听起来就是‘博物馆里面的事情’。科学绘图是一个现在进行式,不管是研究者也好,大众也好,都可以去接触。”

除此之外,提及如何持续推广大众对植物的兴趣,他认为办理结合知识性的活动也是一种方式,“假设今天举办以植物为主题的海报比赛,连带要求内容要解说你画的物件,那你就不只是画画,也会去了解这个植物的生态特性,因此完成作品的同时,你对它会有一定的认识。”

随身携带著画本和绘图工具的胡哲明,笑说自己习惯“看到有趣的植物随时画下来”,他形容画植物的好处是不用担心它像昆虫或鸟类容易被吓跑,只要有支放大镜,就可以获取想要的画面。当然科学绘图还是有一定的准则和坚持,所有的细节必须一丝不苟、要具备真实性和正确性,但他也强调画画是种调剂,“不太会画也没关系,以研究者观察生物的角度来说,能不能记录比较重要,美感倒是其次。”现在,就从窗台上的植物开始练习吧!

胡哲明策画的“绘自然⸺博物画里的台湾”特展提供民众认识科学绘图的机会。

本文作者:张雅琳

(本文摘自《台北画刊5月号640期》)

《台北画刊5月号640期》

(中时新闻网)